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金融科技50点融网郭宇航律师兼创业者如何

2019-01-11 12:43:39
亿欧「金融科技50+」聚焦大数据、AI、区块链等新型科技,在贷、消费金融、络支付、科技保险、互联银行、产业供应链等领域的实践与创新。本文解读近刚获D轮融资的点融联合创始人作为投资人的投资策略,他所投的金融科技项目80%得到了新一轮投资方的青睐。 在外界看来,郭宇航的身份也许更多体现在曾经的律师、现在的创业者。但在他的职业生涯中,还贯穿着一种角色——投资人。2008年他便开始作为天使投资人,曾个人投资十多个项目,涉及早教、环保、消费领域;2011年他成为特有威领新三板投资基金执行事务合伙人,所投企业全部挂牌或已经通过券商内核即将挂牌。 去年他联合洪泰基金设立国内首支金融科技专项投资基金星河洪晟,不到一年,其投资的项目80%得到了新一轮投资方的青睐,其中某个项目的新一轮融资直接帮助了基金收回本金,同时还有半年内获得近40倍收益率的案例。目前,郭宇航已经完成了新一轮5亿人民币基金的募集,该基金来自点融和其他金融科技企业。同时,他开始关注ICO这一新兴融资方式。 看重投资的社会价值 有了女儿后,郭宇航很关注儿童的成长,他以个人身份投资了包括做儿童烘焙教育的哈里小屋,以及一个以色列人在上海的创业项目leaplearner——教小孩用玩游戏的方式学编程。 “哈里小屋几乎每家都盈利,单店都能在十个月内收回成本。这样的项目不但有财务回报,还有社会价值。”对于编程项目的投资,他表示正如我们这一代人从小被灌输要学英语,而未来要与世界交流,小孩必须学会编程:“有了编程思维,才可能在竞争中胜出。而且游戏的方式会比上课的方式更容易教会孩子。”除了早教的作用,郭宇航对这个项目还有更多期待——开发出成人版,让非专业人士理解编程的原理,使他们在打磨一项互联产品时与程序员沟通得更顺畅。 他还曾投资过一个环保项目。“汶川地震后,大概有几百万吨的废墟垃圾,我们投了一家都江堰公司专门清理地震垃圾,将钢筋抽出来,将各种杂质分层,将土做成砖。”尽管这个7年前投资的项目在财务上并不是很成功,但它有很大的社会效益,郭宇航并不后悔。 前瞻——从设立基金时就布局“退出” 在成立了笔基金后,郭宇航在投资上收敛了个人喜好,与团队以严格的执行力保证投资能顺利退出,对基金的出资方LP负责。布局“退出”的行动不只体现在对所投项目的帮助上,甚至早在成立基金时就对LP的身份就有所考虑。 任职星合资本董事长后郭宇航投资了10个金融项目,包括米么金服、魔法现金等消费金融和一些汽车金融、AI与区块链项目,已有六七个拿到了新一轮的融资,其中魔法现金获得了经纬中国的A轮上千万美元的融资。 “魔法现金本身也是我们典型的一个资产端,布局的时候也考虑了和点融协同。项目团队很,风控做得很好,经纬在观察所有的相关行业后,说现金贷只会投这一家。” 在观察郭宇航的投资决策时,不能忽略他作为点融联合创始人的创业者身份。他看重在资产端创新的公司,这些公司不仅能给点融带来源源不断的资产来源,点融也为这些企业的早期发展提供了大量现金。 “去年贷新规出台后大额标的已经不能做了。小额分散类的资产其实有很多细分品类,点融也有缺少能力开发的地方。我们就以投资的方式布局了大量的资产端,包括汽车金融、现金贷、AI、区块链和私募产品交易,还有的小额商户贷款。这方面的协同是非常紧密的。” 作为一些节目的嘉宾,郭宇航也会把自己投资的项目推荐给栏目增加其曝光度。同时,10余年从事风险投资法律服务的律师经验也让他能向这些金融项目指出自律的方向。“我们会帮他们对接金融监管。创新本身是没有明确规则的,在没有规则的前提下很多创业者把握不好——一些地方没有相关法律,诱惑太多,创业者容易去做一些为自己谋福利而损害用户利益的事,就像一些人放贷放着放着就自己把钱卷跑了。”基于自己的律师背景,他会给创业者的行为划定一定的界限,使其赢得自己的生存空间。 星合资本对于项目退出的执行力度很强,当一些项目的估值成长到一个度时,其便会积极寻找下一轮投资方,出售一些比例的股份,拿回投资本金,确保LP的投资安全边际。“早期投资的特点是估值增长的速度很快,我们会卖出一点老股拿回本金,但依然持有大部分股份保证收益,稳中求胜,不会考虑卖得早会不会吃亏的问题。” 而在为项目寻找下一轮投资方时,亿欧了解到星合资本与其他机构相比有几个特点,即LP本身具有行业背景,能成为投资项目的潜在支持方。“我们在设立基金的天就开始考虑退出的问题,而不是说投了项目才去考虑。我们的LP中有大量的有并购需求的企业方和后期投资方。” 郭宇航向亿欧透露,目前已经完成新一笔5亿元人民币基金的募集,该基金来自行业内的金融科技公司,也包括点融。这笔基金将更强调内部孵化,他希望能让有价值的想法独立发展,又能在大体系内为企业所用。“虽然出资的公司成立时间不长,但都已经形成了很大的规模,现有的股权激励计划已经无法满足这些创业团队的需求,所以我们打算以基金投资的方式支持创新的想法在内部孕育。” ICO很难被认可,但依然是趋势 郭宇航倾向于认为ICO是一个新趋势,一旦成为主流可能会使投行证券公司,甚至是证监会被边缘化和取代。但它要获得政府的认可,可能比当年的P2P贷更难。 他认为现在的ICO与五年前的P2P贷有不少相似之处:骗子横行、门槛较高,非圈内人士搞不清他们在做什么。但其与P2P贷的区别是对社会正面效益实现的周期更长,很难让监管认同它的价值。 “P2P平台放一笔贷款,是能马上让真正有资金需求的人或企业获益的。ICO的话不管是投资人还是创业者也好,项目实现的过程是先融资后创业,而不是先创业再融资,初次融资金额过大,脱离实际资金需求,而且由于面对散户的ICO融资没有还款,违约缺乏惩戒,从这个角度来说它更像脱实向虚,这与当前政府政策相违和。”郭宇航表示,进行ICO的项目创业失败也不影响创业者及早期投资者利用信息不对称套现,道德风险比P2P更高。 P2P贷在被监管时很容易去解释,因为其服务的人群有相当部分是从银行借不到钱的——覆盖了金融盲区后,其存在的价值显而易见。他认为保护弱势群体,让穷人有基本的生存保障是政府基础的职能,而参与ICO的人群大部分经济状况都不错,并不是政府关注点。 以律师的角度看当前的ICO,郭宇航觉得ICO的发展方向是要做到合法集资。“从业者的自律能力决定这个行业的兴衰,现在一些区块链项目没有拿募来的代币去像白皮书里说的一样用于技术开发,而是又拿去投资其他项目。从常识的角度看,这种行为不需要监管,这本身就是非法,而且这其实是陷入了一个虚拟的循环,没有产生实质创新。”他认为这样的行为跟当年一些P2P贷平台虚构融资需求,挪用借来的钱去为己所用和投资其他项目的违法操作方式很像。 ICO的高流动性似乎也会使得一些机构投资人利用它退出获利。郭宇航发现了一个倾向——有些VC投资了不少不是很成功的早期项目,然后让项目“转型”为区块链项目去ICO,变相使自身得到退出路径。 但从长远来看,他还是认为ICO是一种趋势,并对区块链技术抱有期待。据悉,星合资本即将完成对一个提供底层技术的区块链项目的投资,而郭宇航也打算以个人名义去投资一个打造区块链资产交易协议和交易所的项目。 “脱胎于区块链社区的ICO和贷都是在融资端的一种创新,它们打破了某种信息不对称,缩短了融资进程,提高了融资效率降低了融资成本。同时ICO打破了一二级市场的界限,使得创业更简单更活跃,投资者也便于退出。所有的创新都是从违法开始,或者说是从打破既有的利益格局开始,行业本身没有好坏,主要看里边的从业者,所以如果监管和自律跟不上,ICO可能会沦为臭名昭著的商业模式。”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亿欧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北京亿欧盟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融资声明 注:文章中所涉投融资额度来源于企业或相关机构或公开资料,亿欧已经尽量核实,不对融资额度做品牌背书;欢迎各方监督核实,如融资额度不实,欢迎向亿欧举报。木纹铝窗花
水陆两用挖掘机出租
尼龙异形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