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岳阳兴长放弃疫苗资产无疑使股改承诺落空开

2019-02-03 05:04:45
  岳阳兴长:放弃疫苗资产无疑使股改承诺落空   进入[岳阳兴长吧],看看大家都在谈论什么>>>   周一,《证券》报道了关于岳阳兴长(000819)或放弃子公司重庆康卫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大股东地位且遭王亚伟减持一文,在投资者中引起巨大反响。   众多投资者纷纷致电本报,认为该公司对生产“口服重组幽门螺杆菌疫苗”的重庆康卫增资及产业化进程不落实,且有炒作股价,趁利好配合高管及机构炒作股价的嫌疑。   一位投资者向表达了这样的质疑,“就在疫苗获得新药证书之前,公司高管、股东、王亚伟的华夏大盘精选基金就已借股价大幅冲高之即,开始了胜利大逃亡”。   岳阳兴长近日表示,由于对生物制药行业没有经验,因此拟对重庆康卫引进对生物医药行业更有经验的战略投资者,并可能失去大股东地位的表态,严重刺痛了中小投资者的神经。   据了解,中小投资者目前已纷纷表示,将立即展开维权行动,向岳阳兴长讨要“说法”。数次拔打岳阳兴长董秘,以期能够得到公司对于种种疑问的解释,但该董秘以正在开会为由,婉拒了《证券》的采访要求。   新药修成正果   却要将大股东之位让与它人   2000年,岳阳兴长与第三军医大学等机构共同出资组建了重庆康卫,研究新药“口服幽门螺杆菌疫苗”。在事隔九年,经历一波三折后,终于在今年4月23日该药终获新药证书,这标志着岳阳兴长已进入了利润丰厚的疫苗产业大门。   然而“九年梦想终成真”的这一喜讯却未能给持有该公司股票的投资者所有这些都和你的时间有很大的关联——这个时刻你价值多少——以及你的银行余额多少——你能得到多少报酬带来丝许快乐。因为恰在此时,岳阳兴长反而做出了为重庆康卫寻找战略伙伴甚至不惜放弃大股东地位的决定。   到手的成果,如今却要让予他人分享,这让投资者大惑不解。   “我们的失望不是因为等待时间太久,而是岳阳兴长的作法太让我们气愤。”有投资者表示,“我们持有该股就是为了能够新药产业化所带来的成果,如今却传出要交出子公司大股东的地位的消息。以岳阳兴长目前下滑的经营状况,公司未来发展又如何保证?”   对于投资者的质疑,岳阳兴长则在公告中表示,由于公司缺乏生物制药企业生产、销售、管理、运作的实践经验。因此才决定引入战略投资者,加快推进胃病疫苗产业化进程。而投资者则认为,如果放弃对于重庆康卫的控股,以目前经营不佳的石化主业,很难为岳阳兴长提供业绩支撑。根据公司一季报显示,受主要装置降量生产或临时停工,产品产、销量下降及价格下降等多重负面因素冲击,岳阳兴长前三月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同比大幅下降52.72%。   产业化项目似成“空中楼阁”   当初决心成“空转”?   能否实现疫苗产业化,这对于岳阳兴长未来业绩走势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为此,岳阳兴长曾多次表示了推进该项目产业化的决心岳阳兴长放弃疫苗资产无疑使股改承诺落空开,然而这一愿望却迟迟未能兑现,好似变成一纸空文。   查阅资料发现,由于认定子公司重庆康卫“胃病疫苗”是一个“技术、效益客观、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项目”,岳阳兴长早在2007年4月就作出了向重庆康卫增资1400万元的决定。   而在当年8月,重庆康卫还签署了《口服重组幽门螺杆菌疫苗项目投资框架协议书》及其《补充协议》,根据协议,期拟总投资2亿元人币,在重庆市北碚区建设“胃病疫棉衣毛衣外套苗”生产基地。   千万元增资以及2亿元建设生产基地的计划一经出炉,让投资者希望陡增。然而数年已过,这两个雄心勃勃的计划却始终难有下文。   迟迟未能对疫苗产业化问题拿出相关的计划,也引起了岳阳兴长的合作方第三军医大学的不满。其已表示,“如果公司不准备将疫苗产业化,不排除有终止双方合作的可能。”对于上述表态,岳阳兴长在认为与第三军医大学的合作在整体上是愉快的同时,也承认在产业化的时间、方式方面存在一定程度的分歧。公司在疫苗产业化问题上,尚没有可供执行的计划。   数年的疫苗产业化迟迟未能推进,这让投资者大感不解。“只有项目产业化,才能让我们看到希望,而如果这一希望要靠出卖持股来实现,那么岳阳兴长在其中获得的收益又靠如何保证?”有投资者认为。“既然认为缺乏生物制药的生产经验,为何当初却把项目产业化挂在嘴边?这难道是当初的自不量力?”   放弃疫苗资产   股改承诺还能兑现吗?   如果放弃疫苗,岳阳兴长还面无愧于心就行临着无法履行股改承诺的风险。   2007年3月,岳阳兴长在其股改中表示,虽然公司目前的利润贡献仍来源于石化产品,但是鉴于胃病疫苗产业化可能会给公司未来主营业务和经营业绩带来重大影响,预计胃病疫苗产业化后,公司的现有石化产业的利润在利润总额中所占比例将逐步下降。经营业绩将主要由疫苗资产决定,因此将加权平均市净率的权重定为疫苗行业60%、石化行业40%。   “岳阳兴长在当初股改中明确承诺,未来经营业绩将主要由疫苗资产决定,并将加权平均市净率的权重定为疫苗行业60%。而如今新药取得证书后,却要放弃重庆康卫的控股地位,当初的承诺如何落实?”一位投资者向表达了这样的质疑。   股改承诺一旦因此不能完成,其过去的对价是否就是一种欺骗?   高管、二股东、基金   纷纷借机出货   正是靠着“疫苗产业化”的巨大光环,主营石化业务业绩平平的岳阳兴长始终成为投资者和机构的热捧对象,这其中不乏王亚伟操盘的华夏大盘精选(行情,净值,基金吧)这一“明星基金”。   然而,就在疫苗获得新药认证前期,包括公司高管、基金、股东等多路基金却同步出逃。选择在此时抛售,是巧合还是借机出货?这引起了投资者的质疑。   自2007年起,岳阳兴长竟持续发布了十余条涉及疫苗进程及澄清公告。针对一项投资如此高密度地公告在证券市场中也算数一数二,而公司股价也伴随着公告的披露大涨大跌。   查阅资料发现,今年1月份,包括岳阳兴长副董事长在内的诸多高管纷纷抛售持股,而上述人士正是了解公司经营运作的。   今年一季度随着岳阳兴长快速大幅反弹,王亚伟选择了坚定清空绝部份持股,跌落出前十大流通股东席位。如此的操作手法,让人叹为观止。   无独有偶,岳阳兴长的第二大股东湖南长炼兴长集团有限公司也于2008年3月28日至2009年2月10日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了1,953,167股。   就在疫苗新药获批前夕,岳阳兴长二股东、高管、基金同时减持“跑路”的热闹场面。   中小股东   准备发起特别提案维权   鱼池防水膜>  对此投资者尖锐的指出“这其中不排除借利好出货的手法,因为靠公司目前大幅下滑的石油炼化业务根本无法支持目前的高股价。”公司股价的走势也恰恰证明了投资者的判断。4月28日,岳阳兴长跌幅高居深市第二名。   据了解,面对岳阳兴长的种种作法,中小投资者将岳阳兴长归结于三宗罪:“项目产业化遥遥无期;股改承诺无法实现以及涉嫌配合机构出货。”   对此,岳阳兴长中小股东反应强烈,巨树终会倒下并开始了乙字维权行动。众多投资者拟联合发起股东大会特别提案,并准备近日就将提案交给公司董事会。南通起重装卸设备
默罕迪植物染发
英雄联盟亚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